新闻详情

历史的足迹:蔚彰与白马

2017-08-05 17:00浏览数:77



  今天就说说配图中原46军副军长蔚彰骑白马的一段尘封往事吧。

       1946年初秋,内蒙宁城,战云密布,狼烟萦日。敌我态势危急严峻,蒋介石在东北部署了44个师55万人,大军压境,兵锋锐利。我军撤出四平后尚未从被杜聿明击溃的惨状中恢复过来,战争主动权在敌手中。9月12日,敌93军暂编18师2团强兵犯境,进占宁城,昼夜掘沟锄壕,架设鹿砦,加固工事,以守为攻,妄凭据坚城挫我锋芒,图谋赤峰战略要冲。这93军原属云南王龙云滇军所部,45年8月奉命开赴越南河内接受侵越日军38军团投降,为壮国威,行前进行了补充换装,一色美式装备,从美式军装,皮靴,卡宾枪,轻重机枪,114火箭炮,155榴弹炮。军官配柯尔特m1911手枪。全军上下鲜衣怒马,浩荡气派,傲然不可一世。该军于46年6月由香港乘美囯军舰北上运至辽西地区,隶属东北保安司令部,主要担负北宁线和辽西地区守备任务和局部地区机动作战任务,该军参加了第四次进攻临江,春季战役,47年秋季战役,47年冬季战役,该军所属部队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,自踏进辽西后未尝败绩,将悍兵强,战斗力不可小觑。

       针对嵌入赤峰地区的揳子我有切肤之痛,面对整团的美式装备吾又起饕餮之心。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段苏权,政委刘道生运筹帷幄,决心围歼宁城之敌。命令独立13旅37团、38团,17旅49团担任主攻,命令16旅47团、48团和17旅50团及热中警卫团负责打援。一张漫天罗网悄然撒下,只等瓮中捉鳖。9月23日16时战斗打响,时任37团参谋长蔚彰亲辖一营率先发起攻击。敌93军南蛮子也不是省油的灯,凭据坚固工事死战不退。一时间硝焑弥漫,杀声震天,火光闪闪,弹雨蝗飞。21时总攻开始,三个主攻团全线展开,竭力攻击,然38团进攻受挫,连续四次攻击未果,伤亡70多人,被迫撤出战斗。37团、49团与敌僵持,激战终夜打成胶着状态。午后4时,段苏权司令员携独立13旅旅长黄鹄显亲扺前线指挥所调整战斗部署。24日21时,总攻再次展开,38团从侧冀发起攻击,半小时内连克敌两道防线,占领了敌北城大部阵地。37团利用天黑,钻隙突进,挖墙过院,逐段消灭敌人,向城中央敌团部压迫。当部队逼近城中心十字街头时,遭中心大碉堡重机枪疯狂扫射,封锁了四周通道,一营几次爆破未果,37团二连共产党员郭瑞阁临危受命,手持炸药包向敌堡奋勇冲击,突遭敌火力压制。此刻机枪班长马福顺猛然站起端着zb-26捷克式轻机枪猛烈射击,打得敌堡射击孔火星四溅。马福顺是全团闻名的神枪手,他连续神准的长点射将敌中心大碉堡的重机枪打哑,敌堡内一片哀嚎(马福顺1966年任397团团长,英勇顽强,多有战功,03年病逝)郭瑞阁一举将敌堡炸毁,一个排的守敌灰飞烟灭,为37团打开了前进通道。25日拂晓,敌防线芨芨可危濒临崩溃,敌团长保如光带领残部冒险突围,用电台呼叫空中支援。两架p-31战斗机旋即从锦州西机场起飞,p-31又称“野马”,配4挺12.7口径机枪,火力凶猛强劲,是同时代战机的巔峰之作,是陈纳德“飞虎队”的标配机种,45年日本投降时,5架“野马”押解日军代表乘坐的日式运输机到芷江投降,另值得一提的是开囯大典上解放军空军9架p-31飞越天安门上空受阅。现在让我们再回到战场,片刻间,两架“野马”飞机呼啸而至。沿37团攻击阵地低空掠过,飞机的机腹下闪烁着骇人的火光,大口径机枪密集的扫射把地面打得烟尘四起,部队训练有素地立即散开。蔚彰参谋长见状对37团2连指导员王兰书大喊:王指导员,把这两个鸟给我打下来!王兰书指挥二连迅速将92式重机枪架在从老乡家借来的八仙桌上,形成仰射角度,在敌机俯冲尚未拉起的瞬间,王兰书命令开火!重机枪手卢兆礼猛然扣动板击,7.7毫米穿甲弹张开死神之翼喷射而出,敌机没有料到会有防空火力,猛地一下想拉起机头躲避,但为时晚矣,一架p-31野马尾部冒出一道黑烟,呼啸着一头栽在对面的山谷里,燃起一团熊熊大火,驾驶员何家彦跳伞被擒。另一架见势不妙,仓惶逃去。37团攻击阵地一片欢腾,叫好声,欢呼声响彻云宵。

       “野马”坠毁爆炸发出轰天巨响,引发敌2团的马厮暴棚,三十余匹战马越栏而出,沿大道向我37团方向狂奔,马群跑进我阵地后战士们开始拦截,跑在最前面一匹白色高头东洋大马风驰电掣而来,蔚彰参谋长犀目炯炯,双手插腰,迎着马来方向巍然站立,在白马即将与之冲撞的一瞬间,蔚彰侧身闪过,抓住马鬃飞身上马,白马一声长啸,鸷曼追风疾驰而去。十余分钟后,蔚彰参谋长策马徐徐而返,白马浑身汗透如洗,俛首戢耳,从风而服。纵观战场,枪炮声渐息,敌大势颓倾,已临强弩之末,残敌纷纷缴枪投降。最后警察署大院和南门守敌放弃阵地逃至河套被37团一营连同三营追击围歼,几无漏网。

       16时30分战斗结朿,敌93军整编18师2团全军覆灭。毙俘敌副团长以下1200余人,缴获迫击炮22门,火箭筒7具,掷弹筒3具,轻重机枪58挺,各种枪支230支,电台3部,骡马38匹。战斗中37团1营副营长乔廷贵,副教导员刘桂兴阵亡。二连战士郭瑞阁被冀热辽军区授予“爆破英雄”称号,二连重机枪射手卢兆礼荣立一等功,37团、38团被军区通令表彰。独立13旅首战告捷!开创了冀热辽军区解放战争以来全歼敌一个整团的先例。敌整编18师师长许文濬被撤职,从宁城战场只身逃脱的敌2团团长保如光却是个福将,不降反升,48年任整编18师副师长,参加了辽沈战役,同年十月调任国民革命第74军259师少将师长。49年12月9日随龙云参加昆明起义,任解放军暂编14军42师副师长,后投戈解甲,任云南省交通厅公路局顾问,官拜副局级,享受建国前老干部离休待遇,晚年幸福安逸,2005年无疾而终,享年95岁。保团长一生吉人天相,落魄不偶,逢凶化吉,运气好的不得了。与其相比,其他人就惨了!辽沈战役中,敌93军被我全歼,中将军长盛家兴,少将参谋长殷开本被俘。两人饱受牢狱之苦,直至75年国家特赦战犯时才被释出,历尽万难,终获新生。整编18师被歼后俘虏兵编入我北滿军区独立第二旅,打起蒋军来那叫一个狠啊!这都是后话。

       宁城大捷后,休整中的37团一派繁忙景象:换枪置炮,补充兵员。杀猪宰羊,改善伙食,参谋长蔚彰更是笑逐颜开,独立13旅将他在战斗中缴获的白马连同马夫一块配备给了蔚章。眼见得美梦成真,夙願得偿,心中比吃了蜜还甜美。这一刻被时任37团政治部主任米家农用缴获的德国莱卡135照像机拍了下来。使这珍贵的历史影像得以保存。再来看看这匹白马,有道是白马如龙,细观亦然:只见它头面平直而偏长,耳短,四肢长,颈项高扬,鬃毛飘逸,肌腱发达,胸廓深广,眼大眸明,高1.62米,7岁口。毛色光泽漂亮,外貌骏美秀丽,蹄质坚实,长有掌枕附蝉。宝马良驹,人见人爱!如同现代人开辆“兰博基尼”跑车,上街炫酷那是相当拉风啊!马夫是解放战士,被俘前是敌整编18师2团团长保如光的马夫,30来岁,云南羌族人,姓氏很怪,姓“像擔桁”,名岩龙。蔚彰嫌绕嘴,称其为“大象”,大象笑眯眯欣然允承。说起白马来历,大象如数家珍,侃侃道来:45年,保团长随军赴越南对日受降,接收了日本38军团高级参谋久井干城中佐的乘骑白马,这是匹风神秀伟的阿拉伯马。在交接马匹马具时,久井面带忧戚,双眼垂泪,连连鞠躬,诺诺说道:给您添麻烦了!请贵军善待这匹白马,拜托了!在中国有句俗语,参谋不带长,放屁都不响。而在日本参谋就值钱了,如“9.18”事变,“诺门圪”事件,乃至“7.7”事变都是日本军部的几个高级参谋捣鼓出来的,其中石原莞尔还是久井干城日本陆军大学30期的同学,这久井出身于著名武士世家,桀骜不驯,劣迹斑斑,罪行累累。战后逃回日本,受到美军庇护,曾担任奈良县议员,思想左倾激进,有消息称其参予策划了三岛由纪夫事件,在日本政界有一定影响力。73岁时遭遇车祸,横死。

       大象还得意地说保团长给白马起名叫“虎将”,蔚彰一听哈哈大笑,保如光这二货真敢吹牛呀!不揍不叫爹。宁城一战,“虎将”打成“鼠将”,抱头鼠窜跑得比免子还快!名起的驴唇不对马嘴,改了!叫“猛子”。蔚彰一语定乾坤!蔚彰参谋长作战勇猛,人称“蔚猛子”,他所乘战马也叫猛子,十分贴切。打仗时喊一声猛子!人和马一块来精神。

       “爱马如子”。蔚彰如同亲人般爱护猛子,每次行军宿营,都是先马后人,先招呼猛子吃好饮好,然后自己才去休息。还用自己的伙食尾子买来铁耙子,木梳和肥皂,把猛子洗刷的干干净净,光鲜发亮,马鬓整整齐齐,马尾根根不乱。入冬后夜晚风寒,蔚彰宁可自己挨冻,也要把毛毯披在猛子身上。有一天猛子感冒了,双眼无神,不吃不喝,还直咳嗽。这可急坏了蔚彰,大象紧忙去请兽医,两人为马煎中药,把熬好的中药盛在瓶子里,掰开马嘴一点点往下灌。蔚参谋长亲自买了斤鸡蛋,4两香油给猛子补充营养,照料了两天一夜没合眼,见马廋了,还熬老母鸡汤,让不会说话的战友享用。久而久之,人和马之间产生了一种亲密无间的信赖关系。

       辽沈战亊频繁,四野逐占战略优势。整个东三省黑土地如同一副巨大棋盘,毛泽东与蒋介石生死博弈,赢者:君临天下,江山美如画。输者:仓皇辞庙,垂泪对宫娥。这是一场决定国共两党命运的大决战,谁也输不起。冬去,辽沈战场百万将士用命,胜利辉煌定鼎半璧江山。春来,平律大地两军浴血鏖战,蒋家王朝唱响最后挽歌。在连绵不断的战事中,蔚彰叱咤战场,度过了血雨翔旜的艰难岁月,白马猛子跟着主人驰骋千里,也曾负刀護之伤。漫漫征程,履险骑危,故剑情深,老马意切。人和马感情愈发弥坚,共同经历了血与火的战斗洗礼。

       1949年3月,第四野战军发布命令45军编入12兵团(蔚彰时任45军133师398团团长)4月28日由天津杨柳青向华中进发,拉开了百万大军南下作战的序幕。进军,打仗,一路征尘未洗,河南,湖北,兵锋所向披靡!湖南鏖战,广西剿匪,从天津打到贵县,三干里路云和月,栉风沐雨,荆棘载途。这其中的艰辛难以言表,猛子也已是浑身伤病疾不可俞。51年2月白马猛子随部进入广东驻防,因伤病退出现役。然立有战功,享受国家优撫待遇,安置在中南军区(广州军区前身)军马场颐养天年。52年8月蔚彰赴南京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。离队前专程去军马场看望猛子,一路上蔚彰神色疑重,心中戚然,深知此去关山万重,或许这一别就是百年,今天见过也当是老战友之间的诀别吧!蔚彰回来后告诉妻子:猛子瘦得皮包骨无力站立,用白布兜住胸腹悬于房梁勉作支撑,怕是来日不多了,看见我就流眼泪哩!蔚彰走后,猛子彻夜悲鸣,不思粮草,泪流不止,二个月后病殒,葬入中南军区军马场“功勋墓”。在南京学习的蔚彰闻讯后痛彻心扉,潸然泪下。朝着羊城方向,向无言战友猛子敬礼致哀!

       白马的往事写完了,我轻轻地搁下笔。窗外夜色深沉,万籁俱寂,人们都已睡入梦乡。在梦境中我仿佛看到了:金鼓连天,旌旗猎猎。大军纵横捭阖,搅起漫天烟尘。年青的蔚彰骑着白马猛子从远处奔腾而来,身着一套洗得发白的黄军装,腰间皮带上掛着m1911勃朗宁手枪,革枥马鞍燦燦生辉,他神采曜曜,英姿勃勃,从行进中的队伍前疾驰而过,怒马嘶鸣,铁蹄翻飞,年青的背影渐行渐远,消失在前方的风雪迷漫中。此时夜色褪去,启明星闪亮,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冉冉升起,云蒸霞蔚,金辉光耀大地!